清渺山。

  最后一缕余晖穿枝拂叶倾落在了她的脸上,鸟儿立在枝头盯着远方不紧不慢赶来的乌云,朝她低唤了几声,便扑打着翅膀飞走了。

  百岁古树。

  一袭深色长裙,身形修长,落在肩上的发梢微卷。

  薄唇,鹿鼻,轻清眉。

  双眸紧闭,脸颊深陷,略显苍白的肤色。

  她并不惊艳,却能让人忍不住想多看几眼。

  “醒醒,林歆。”感到左肩膀被人摇晃着,她缓缓地睁开了眼。

  一张坏笑着的脸出现在了她视线里。

  “林盛?”她有些讶异地喊出了声。

  “怎的,看见我需要作出这么一副活见鬼的表情?”

  她的眉头悄然紧皱,问道:“你,怎么会在这里?”

  “我来这里,不就是和你一样的目的么?”

  “......”

  林盛双手枕在后脑,靠着树干装作轻松地说道:“林歆啊林歆,整整八年了。我们还能重逢,这算不算是完成了有生之年的一个目标啊?哈哈哈。”

  “大伯他们怎么样?”她自顾自地问着,“身体还好吗?”

  “挺好的。二老每天悠闲着呢,公园逛逛,逮着人唠嗑,去年开始倒急着催我结婚了。”

  大概是找到了一个彼此都可以松一口气的话题,林歆生硬的嘴角缓缓地扬起了一个弧度,说:“都一把大叔年纪了,还没找到心仪的人啊。”

  他嘿嘿笑了两声,回道:“不是你们女人有句话说不愿意将就嘛,换个角度来说,我们男人也是有不愿意将就的啊。”

  “你还是心心念着那个夏有枝吧,当初高中追了人家三年没有结果,后来呢?”

  “后来?没有后来了呀,她出国了。”

  简短的一句话,却像是塞满了数年的无奈。

  “别说我了,倒是你,这人间蒸发的八年,活得还好吗?”

  活得,还好吗?活?她的眼神忽地就没了焦点。

  他朝着灰色天空长叹了一口气,自言自语地说道:“可惜啊,你这个人就是爱藏太多秘密,好的坏的都憋在心里,都快把自己憋成了另一个人。”

  没有回应,风悄无声息地拂去了他们身上的紧张的气息。

  “算了,我们不提以前的事。上去吧,美人已经在山上等我们了。”

  “她也来了?”

  “你这不废话,一个都不会少。”说着他抬起手,佯装要去搭林歆的肩膀。

  林歆下意识地侧了身,不让他靠近。

  “还有谁?”

  “当然是你大哥我了。”一道身影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林歆的身边,抬起手就搭在她的肩上。

  林歆的身体突然紧绷了起来。

  面前的林盛笑得更加肆意了,张大的嘴巴逐渐演化成了黑洞,将她的心往黑暗中扯去。